“归零”与“美好”,抖音出品的首档明星竖屏微综艺做对了什么?

2020-01-17
导 读:通过一个个10分钟的“出逃”故事,《归零》在突破微综艺类型边界的同时,也在告诉我们,优质的内容不分长短。
文 | 黎河
 
“这是我人生中最紧张的一天。”洛杉矶街头,张艺兴即将开始一场街头表演,但他紧张到手足无措,在无人的角落蹲下又站起,甚至在一张面具上涂鸦。在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之后,他还是背起吉他,选在一个人流如织的路口开始唱歌。尽管卖力,但文艺的曲调与喧闹的集市并不对味,少有人驻足。
在自我怀疑和同伴的鼓励之后,一首《Let's shut up& Dance》响起,张艺兴自信地跳了起来,停留打赏的观众越来越多,掌声也越来越多。但等他收拾完表演的乐器回到人少的地方,一股失落油然而生,“太难了,看到自己差距了,三首歌跳完没东西跳了。”他顿了顿,“反正觉得还有很多不够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首档明星竖屏微真人秀《归零》迎来收官,但人生的“归零”却还在继续。街头表演的面具被收好,张艺兴说:“我向大家保证,下一次再站到这里。” 截至发稿前,《归零》13期在抖音的总播放量近2.4亿,互动量超1560万。

新视角、新内容、新态度,归零的不止是张艺兴
“还有什么?”这个问题不仅出现在张艺兴第一次街头表演的自我审视中,其实也贯穿于整个《归零》的秘密“出逃计划”中。把时钟拨回第一集出发的时刻,蓄谋已久的他只带上自己的健身教练,便一头钻进新的旅程。宣传片中那句话现在看来依然让人动容,“我自认为我已经拥有了99%,这次旅行是去找寻剩下的1%。可真正开始我才知道,我拥有的连这世界的1%都不到。”
从99%到1%这个自我认知的过程,其实就是张艺兴“归零”的过程。它的具体路径有哪些?一是视角之变,从外向内,节目透过张艺兴的视角,去看另外无数种多彩的生活,整个系列的短视频充满了一种内在的张力。在第一集中,张艺兴从清晨起床的自拍开始,全程素颜,连头发都是“刚睡醒的模样”,在这样完全面对面的诉说状态,第一视角的手持拍摄和镜头独白形成人际传播的接近感,这样的情景更容易让观众体会自然情感。
二是内容之变,相较于大众所熟知的综艺节目较为稳定的模式和内容,《归零》围绕张艺兴飙车到钓鱼,再到即兴爵士乐表演和冲浪初体验的过程,通过记录不同普通人的生活状态,呈现他们身上淳朴、勇敢、乐观和坚韧的一面,也让大多数忙碌的都市青年看到了广阔的99%的世界的模样。内容上的多元与时空上的变化,张艺兴不断打破自己世界壁垒的历程,成为影响更多年轻人的关键所在。
三是态度之变。“保持无知、保持好奇心,才可以不断地努力学习,努力进步。”在第一集中,张艺兴这样总结自己的“出逃”,带着这样的初心,《归零》的出发点既是面对真实的自己,又是发现广阔的世界。不猎奇,更关注人的成长,这也成为这档节目一个一以贯之的线索。

生活在他处,回答在心中。张艺兴饱含好奇心的真实“出逃”,已经让“归零”的过程有了移情的能力。不论是张艺兴本身,疑惑竖屏之外的观众,都能从中获得成长的些许感触,这也是一档综艺节目应有的精神状态。
怎样做好优质内容?《归零》作为其中一个值得分析的样本,其实已经给出了启示:只要是关照人的精神状态、传递独立思想正能量的生活态度,坚持住内核性的价值,一档节目无关体量,都能取得观众和市场的认可。
 
竖屏和微综艺的互嵌式创新
一百多年前,当彩色影像都还没有出现的年代,横屏就成了影像创作界约定俗成的规则之一。直到智能手机的普及,或者更近一点,直到像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平台火热之后,竖屏影像成规模地闯入大众生活。
这也“敲打”着专业的创作者们:竖屏时代,谁能定义竖屏影像?谁又能在横屏时代成功地把综艺节目移植到竖屏场景呢?准确来说,《归零》并不能完全以“竖屏”两个字来概括,它其实是基于竖屏场景的一种全新的内容表达形式,并不囿于视频的尺寸比例,而试图在短短的一方手机屏幕上通过多元复杂的组合方式,最大程度激发节目的沉浸感与互动感。

节目中,纪实的竖屏拍摄、经典的电影影像、个人化的VLOG视角……不同元素交织在一起,短短十分钟,多种蒙太奇手法交替出现。例如在第七集中,电影《阿甘正传》的画面交代了环境与故事背景,纪录片《沼泽野马》的画面述说着马的背景知识,纪实拍摄的综艺画面又顿时把人代入紧张的氛围中。即使节目短,但人与人、人与环境之间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变化。
在选定了更符合观看者视觉效果的一种形式后,视频由那些率先作出行动的人制定了规则。而微综艺领域的创新似乎在《归零》身上看到了一个更加具体生动的样本。通过多元剪辑手法,节目的镜头语言流畅自然、叙事结构清晰完整。纪录片与综艺节目的结合,让真实的“万钧之力”得以凸显。1段旅程、13个故事,有限的体量中,《归零》做到了从视觉、到故事、再到精神层面的有效表达。
随着当前互联网的纵深发展,当前各大平台的内容格局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。竖屏微综艺也成为了视频内容中最具开发潜力的一片蓝海。《归零》在内容表达、美学风格上的实践,重新定义了在竖屏场景中工业化的综艺节目生产模式。横竖屏切换的专业制作技术描述,大大提升了用户收看微综艺的观感体验。
在信息碎片化时代,竖屏微综艺拥有了能够真正嵌入到广大观众的观看场景中的机遇,同时其自带的新鲜感也拥有天然的传播优势,如别具一格的叙事逻辑、更具亲和力的社交属性等。但更重要的是,作为微综艺领域的先行者,抖音这些新鲜尝试,相对于传统的短视频内容,它在专业质感上又有所升级,让碎片的内容开始具有更多深度。在未来的综艺制作趋势中,抖音实则在用这些作品塑造新的内容制作标准,同时也传递了原创内容存在更多可能性的价值。
 
微综艺中的“美好”价值,抖音不止一面
2020年的第一周,朋友圈便被《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》刷屏了——“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的DAU(日活跃用户数)超过4亿。从2019年初的2.5亿,增长到4亿,仅用了一年时间。”
新的媒介生态正在建立,新的内容标准又是怎样呢?在去年12月的海南国际电影节上,抖音发布了一系列新的合作计划和产品功能,其中,“抖音出品聚沙计划”面向大众及全行业招募微综艺、微剧、微纪录片、明星个人IP内容、影视综衍生内容和其他创新类型内容共6大类内容,与用户及合作伙伴共同孵化潜力IP,深度挖掘IP价值,以生产更多原创优质内容。
长期以来,抖音牢牢锁定年轻用户,一部部作品从击透年轻圈层开始,继而引发全社会热议的创新作品陆续有来,竖屏微综艺的影响力被逐渐释放,“美好”方法论也成为其持续输出头部内容的一大利器。

一直以来聚焦于年轻群体的抖音,推出了大量互动性、沉浸感强的作品,通过对于不同青春的不一样呈现,抖音以及这些专业的、创新的作品也能够给新生代们留下记忆中的经典。事实上,除了与张艺兴合作的行业首档明星竖屏微真人秀《归零》,与罗云熙合作的新青年文化纪实综艺《魔熙先生+》,以及与赵奕欢合作的明星与经纪团队旅拍微综艺《寻梦“欢”游记》等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而之前推出的抖音达人志《每个我》通过采访和纪实拍摄毛毛姐、李佳琦、花一村等八位达人,真实地还原了他们的生活全景,以及另一张具有烟火气的平凡面孔。

这些节目不仅给观众带来了不受圈层壁垒和时空限制的观看体验,也更加有利于艺人本身和节目内容的传播,抖音的尝试为综艺领地下一步发展开拓了新的空间。以《归零》为代表,抖音创新式地融入复合元素,在综艺节目的呈现方式上凿开一个新口子。节目的努力尝试,反映的是整个平台对内容创作在形式和价值传递上的创新。“美好”的价值内涵也得以深度延展,在真实体验下的“归零”闪耀着勇气和乐观主义态度的切面。其在聚焦于核心的年轻用户的同时,也在探索着垂直内容的多元创作空间。随着整个平台影响力的辐射扩散、战略布局的不断深化、专业从业者的强势入局,竖屏微综艺这个类型的内容创作不仅未来可期,更是原创自制生产力创新标尺上的一次重新树立。
 
0
精彩推荐 更多精彩>>

文娱推荐 更多文章

热搜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