票房扑街导演手撕宣传,主演王凯投资失利,梦断电影圈改行做歌手?

2018-05-17
    最近消息称,王凯要上《跨界歌王》了,工作室也盖章发微博了。
    回想起来,2018年,凯凯王人气大不如前啊,除了接了几个代言,电视剧新作都没有,而这次上《跨界》也有炒冷饭之嫌。毕竟,第一季第一期就上过的节目,莫非人气真的下滑这么厉害,需要靠综艺翻身?
    上次上《跨界歌王》是2016年的事,和他同台的是刘涛,秦海璐,潘粤明,那时候《欢乐颂》正火,还和“安迪”炒了个节目CP。可惜最后止步半决赛,刘涛得了冠军。
    2016年也是他最炙手可热的时候,因为主演了《伪装者》、《琅琊榜》等热播剧,王凯一步步踏上了国民级男神的宝座,鹿眼、美手、低音炮几乎成为他的专有名词,“我们都是靖王妃”被频频刷上各种热搜榜。大器晚成,王凯终于在自己不到40岁的时候可以爆红,也算是非常幸运了。
    其实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红,王凯一开始也不是很适应,2015年爆出来的“房东阿姨纸条”事件,还引来了不少风波。后来王凯可能适应了这混沌的娱乐圈,一心扑工作,希望拿成绩说话。也不想和流量沾边了。
    他曾说:“网上那些键盘侠说明星拿那么多钱,你们就该被消费,我奉献的是我的表演艺术,不是我整个人的私生活,跟你有毛关系?”
    对比2016年的百度指数,2017年达到峰值的时候是《欢乐颂2》和《嫌疑人X献身》上档的时候,后来就急速下滑了。但同期爆红的胡歌都出国进修了,平均值都有25000左右,是他的四倍……有些媒体公开唱衰,缺乏拿得出手的男主大爆的作品,这个理由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    缺乏爆款作品,也不是王凯个人的原因。对比同门的靳东,虽然同时走红,但两人在正午阳光的地位其实区别还是很大的,颇有亲生儿子和养子之分。
    靳东《伪装者》走红之后先后有《鬼吹灯》和《外科风云》的男一号,王凯《琅琊榜》走红之后则只有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这一部网剧的男主角。《放弃我,抓紧我》还是外接的剧,并非正午出品。除了在资源上有明显区别外,在宣传上正午阳光对两人也是区别对待,难怪王凯的粉丝都不待见自己偶像的公司。
    公司不待见,可能是心累了……王凯的身体也出现了状况,2017年真是流年不利。4月28日,王凯更新了微博:病倒了,需要静养,有段时间不能和大家见面了。其实当时缺席各种戏的宣传,就让人看出了端倪。
    后期复出的时候,被惊曝狂瘦20斤……到底得了什么病,王凯从不细说。但瘦成纸片人,着实让观众心疼。
    好不容易熬到了2018年,他主演的《英雄本色2018》终于上映,虽然不遗余力参加路演,但成绩并不漂亮,以最终6000万出头的票房成绩下档。
    5月又爆出了导演丁晟在个人微博上发文质问光线宣发团队:2700多万宣发费和1000万票补款是怎么花的?更让人心疼的是,王凯也参与了这次电影的投资。
    没有看到他在电影方面有更多动作,可能为了填补投资失利,王凯最近接代言忙不停,又是乳品又是汽车又是首饰的。
    目前为止,2018年荧屏上,还没有王凯的电视剧出现,也让人们非常着急,王凯到底去哪儿了?而近日里,路透社放出了他在马鞍山拍戏的照片。
    这部剧是正午经纪部解散之前,定下来的《大江大河》,是侯鸿亮专门给他的。正午目前已经不签约艺人;王凯之前的宣传团队还没有整顿,不过最近都在调整阶段,对于艺人的行程或者通告都非常有用的。希望新的一年,新的团队能够加把劲吧,不要让这么优秀又帅的王凯就被流量flop了。
    王凯曾在风从东方来颁奖典礼上说:我要感谢一个人,那就是我自己,我要感谢这十年中的我,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挫折,我都坚持过来了,我都未曾放弃。
    这次跨界,能不能在电影闯荡失意之后,扳回一局呢? 开口唱歌应该比拍电影更有把握,毕竟凯凯可是上过春晚的人。当年参加《跨界歌王》的时候,曾让乐评人高晓松都大呼“鸡皮疙瘩全起来了”。演唱的《笑忘书》更是人气爆棚,不仅登上热搜榜饱受好评,还曾强势登顶音乐榜榜首惊艳众人。
    当时他还原创两条微博,感谢团队和乐队,看得出他还是很爱自己的歌手身份,这个舞台对他来说意义很大。
    不过比起工作室这次又是转发又是点赞的,王凯至今还没有发过任何节目宣传的微博,远不及之前接代言帮宣传来得积极啊,是有所顾虑还是有所保留?
    倒是粉丝反应非常热烈,都有立flag要刷爆收看率了……看来是王凯这段时间太低调,让观众等疯了。
    不过王凯这次回归《跨界歌王》也确实充满看点,同台竞争的除了有同样唱过《匆匆那年》的徐静蕾,还有同样以低沉嗓音获盛赞的陈学冬,话说王凯会不会和老徐来个合作?两个“低音炮”同台,王凯真的没想法吗?怕不是来抢头衔的哦~不知道这次王凯能不能靠节目再火一把呢?
0
精彩推荐 更多精彩>>

文娱推荐 更多文章

热搜排行